主页 > 今期管家姿报码彩图 >
我们准备好了——阅兵活动集训点探访记
发布日期:2019-10-06 12:12   来源:未知   阅读:

  “嚓!嚓!嚓!嚓!”离训练场还有一段距离,整齐划一的铿锵脚步声便已入耳。10月1日国庆节当天,首都将举行盛大的阅兵式。近日,记者走进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活动集训点进行探访。骄阳下、微风中,受阅官兵训练正如火如荼。

  “好,这次非常好!身体不要晃,大家的枪线日上午,在徒步方队训练场,记者看到战士们正一排一排进行正步训练。很多战士的浅蓝色制服,因为浸透了汗水而变成深蓝。走近一看,战士们的军靴、皮鞋,都有不同程度的翻皮、磨损,下颚甩出的汗水,在阳光下划出一条大大的弧线小时,流汗数公斤,但受训官兵精神饱满,豪情似海。“以前也组织、参加过阅兵工作,这次是首次以领队身份参加阅兵,意义更大、要求更高,我感到特别光荣、特别自豪。”维和部队方队将军领队徐有泽告诉记者,“所谓领队,要起到标杆、示范、引领作用,所以我们一定要尽好一个领导干部和员的责任,不能有丝毫懈怠。”

  徐有泽领队的这支维和部队方队是首次参加国庆阅兵。蓝色贝雷帽、蓝色丝巾、蓝色联合国徽标,让这支队伍看起来格外与众不同。徐有泽自豪地说:“我们既有国际蓝,也有中国红。我们有专门的国庆胸标,还有一个五星红旗。这样的着装告诉世界,我们是来自中国的维护世界和平的部队。我们不但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同时也是向全世界展示我们维护世界和平的大国担当。告诉全世界中国既是世界发展的贡献者,也是世界和平的维护者。”

  一旁的民兵方队,训练强度丝毫不比仪仗方队弱。民兵方队政委史连雪告诉记者,尽管队员们都是民兵,但受训期间一样是标准军事化管理。民兵里面有一些“妈妈队员”,错过了孩子幼儿园、小学的入学仪式,但她们没有抱怨、没有请假,而是坚持完成训练。

  90后现役女民兵陈佳楠是一名国际学校教师。今年,她毫不犹豫申请加入民兵方队,是为了圆自己的梦,更是为了圆父亲的梦。陈佳楠的父亲是一名现役军人,每每在女儿面前细数共和国历史上的阅兵故事时,深厚的阅兵情结在父亲眼中流转。今年,陈佳楠终于带着全家人的期待与支持,昂首阔步踏上训练场。长期在烈日下暴晒,让这个爱美的女孩肤色变黑了不少,但同时变化的还有心态。“以前很怕晒黑,现在觉得这是健康的黑,自信的黑。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准备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从父亲的情怀,到自身的热爱,集中训练以来,她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成长。

  猎猎风中,战旗漫卷。国庆当天的受阅部队里,有一支由功勋荣誉部队战旗组成的战旗方队。记者采访当日见到了战旗方队的战士们。青色天,白色云,远山如黛,战旗鲜红。肤色黝黑的战士们擎旗而立,今年开奖全部记录2018,纹丝不动,宛如钢铁浇筑的雄伟雕塑。每一面迎风飘扬猎猎作响的战旗背后,都有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都有一段荡气回肠的真实故事。这是中华民族用鲜血书写的历史,是钢铁战士用生命谱就的不朽赞歌。

  北伐战争中,担当先遣队重任的叶挺独立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汀泗桥、贺胜桥,击溃吴佩孚主力,占领武昌城,取得北伐战争的重大胜利。叶挺独立团所在的第四军,被冠以“铁军”称号。今年23岁的朱甜龙是“铁军”战旗的擎旗手。训练虽苦,但他一直谨记战友们“一定要把‘铁军’的军旗扛住咯”的嘱托。

  71年前,在解放隆化的战斗中,董存瑞以身体托起炸药包,拉燃导火索,用年仅19岁的生命为部队开辟了胜利的通道。如今,董存瑞班第55任班长、22岁的擎旗手何德洋高举英雄旗帜。“作为董存瑞班的传人,我感到重任在肩。”何德洋说,“肩负全班战士的嘱托,带着全家人的无上荣光,我期待、憧憬守护英雄旗帜走过的那一刻。”

  在朝鲜战场上,杨根思带领战士接连击退敌人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的8次集团冲锋。最后战至杨根思一人时,他从容抱起仅有的一包炸药,与爬上阵地的敌人同归于尽。杨根思连的擎旗手付东旭得知自己将代表杨根思连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的时候,激动得一晚上睡不着觉,“杨根思连在战场上能打头阵,在训练上也能当先锋。我一定要将战旗稳稳擎过”。

  平型关大战突击连、塔山英雄团、三八线多年来,人民军队高举着党的旗帜,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为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建立了不朽功勋。这一面面战旗向世人展示的,是人民军队玉汝于成的恢宏历史。擎旗战士们告诉记者,从站立姿势,到擎旗方式,再到面部表情……每一个细节传达出的信号,都将直接关系到人们眼中功勋部队的形象,为此,这些年轻的擎旗手们丝毫不敢懈怠,告诉自己“一定要有‘虎气’,要让世界看到新时代中国军人的铁血军魂”。

  能胜强敌者,先自胜者也。此次参加阅兵的战士,既有刚刚入伍的00后新兵,也有多次参加过阅兵任务的老兵。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军乐团的训练场,记者见到一头银发的小号演奏员雷宇。今年56岁的雷宇是联合军乐团里年龄最大的上场人员。1977年入伍的他参加过3次阅兵,并在2009年国庆作为联合军乐团小号声部大声部长,带领120多名小号演奏员圆满完成阅兵任务。此次阅兵,雷宇主动要求参加,像年轻战士一样每天持续演奏数个小时。

  在徒步方队训练场,记者了解到,简单的几个动作,就有一套复杂的操作体系。单兵动作视频录播“回看法”、过关一个入列一个“粘连法”、单兵与排面穿插组织“滚进法”……领导指挥方队按“工笔画”的标准组训施训,抓神、抓形、抓上体、抓重心。两位领队看似简单的一个敬礼动作,被他们量化成了60多个细节指标,连眼珠的细微转动都做了极其精细规范的要求。

  为了不耽误训练进程,徐有泽告诉记者:“每天8小时训练之外,像我们这些年纪大的兵,晚上还得‘加班训练’。除了处理工作、参加学习,我们和战士们一样,一个表情、一个手势、一个动作,都要反复练、持续练。”

  空军方队合练初期,战士秦琪O型腿严重,怕影响排面整齐度,他专门购买充气加压式矫正器纠正腿型。记者见到秦琪时,他步幅健、上体稳、踢腿带风。

  更多战士,每天回到宿舍后继续做俯卧撑、握臂力棒,进行力量训练。记者见到这些战士们时,每一步、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能虎虎生风。

  中午11点45分,训练的战士们集结收队。重新集结后的部队,如同一道凝固的铁流,军歌嘹亮,声震长空,战士们口中唱的,是军歌《看我的》——